當前位置: 腐腐之光 耽美BL 走狗 第32章

《走狗》第32章

  程展心這回是真的剛洗完澡,頭發也沒干就跑過去接電話,有點緊張地問陸業征:“怎麼?”

  “程展心,我在你家樓下,”陸業征看著樓上的燈,對程展心說,“你下來,跟我回家。”

 

 

[·公‘眾’號·][·閑‘閑’書‘坊·]

  程展心猶豫了沒到兩秒,就理了理東西,下樓去找陸業征了。

  他還有九個月滿十八周歲,到時候成年了,也已經去了大學,就和程烈沒瓜葛了。

  在程展心的規劃中,他希望十八歲以后的人生,除了付贍養費的時候,都可以不用再見到程烈。

  他拎著書包和一個袋子進了陸業征車里,打了個呵欠。

  “你剛才已經睡了?”陸業征問他。

  程展心穿著一條連帽衫,和一條領口很大的舊T恤,索性陸業征都看到了,他也懶得再遮掩。

  “有點困。”程展心搖了搖頭。

  “你家人都不在?”陸業征把程展心的領口往上提了提,指腹蹭到了程展心的皮膚,溫熱柔軟,帶著濕氣。

  程展心這條T恤看著就是照片上那一條,這大概是程展心在家里穿的衣服,想到照片上那一天,程展心穿著它的遭遇,受到的侮辱,還有程展心緊閉著眼,睡不好覺的樣子,陸業征就覺得很有些苦澀。

  “那天我爸拿著錢走了,到現在也沒回來過,”程展心說,“我媽媽已經不在了。”

  陸業征聞言便看了他一眼,艱澀地問程展心:“你爸拿了錢?”

  程展心轉頭看看他,說:“是啊。”

  他說的很隨意,但姿勢卻是緊張的,這是他第一次和人說家里的事情,說出口了,便很怕收到不好的反饋。

  “他經常和人借錢,”程展心又補充,“喝了酒會打我。

  深夜的馬路上沒什麼車,但陸業征還是開得很慢,他隔了一會兒,才問程展心:“那為什麼不報警?”

  程展心愣了愣,輕聲說:“報過的。”

  小學五年級的時候,程展心左手臂被程烈打斷了,程展心偷偷報了警。

  警察不多久就上門了,教育他爸一通,他爸保證不再犯,就走了。

  程烈關上門后,沒再打程展心,帶他去醫院看了看,開了個假條送到學校,把程展心在儲物間關了兩個月。

  儲物間很黑,帶了一個小廁所,廁所上面有一扇通氣窗,半本書那麼大,還裝了防盜的鐵欄。

  那時候程烈還在工廠車間打工,每天出門前扔點兒吃的給程展心,然后就把門緊緊鎖上,一點光都不給他見。

  兩個月里,程展心每天踩在馬桶上面,看窗外頭很小的一片天空。

  每天有小鳥飛過,就是他最高興的時候了。有時候看的累了,就再爬回去,坐在地上背圓周率,用儲物室里的沒墨水的筆還有斷了的繩子,在滿是塵土的地上作圓,算一算多邊形面積。

  拆石膏那天,程展心被程烈拉出門,推上公交,去了社區診所。

  回到家里,程烈一言不發地推著程展心,還想把他關進去。

  程展心對著程烈跪下去,抱著程烈的腿,剛拆了石膏的左手還很僵硬,但他死死抱著程烈,不肯松手。

  程展心垂著頭,說再也不忤逆爸爸了。他會乖乖聽爸爸話,又說自己還想上學。

  程烈踹了程展心一腳,踩著程展心的腳踝,問他:“那你他媽還報不報警。”

  程展心趴在地上,雖然腿很疼,卻知道程烈要松口了,便馬上回過頭去保證,說不會再報警了。

  程烈扯著程展心的頭發,一字一句地教程展心說,程展心的爸爸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,程展心再也不報警了。
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