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腐腐之光 耽美BL 走狗 第17章

《走狗》第17章

  “同學,你認識程展心?”語文老師心里也覺得這都是齊穹的錯,不過人是齊穹在抱,她還是要替齊穹解釋一句,“他發燒了,我們送他去醫務室。”

  莫之文沒好臉色地看了齊穹一眼,道:“人給我,我帶過去。”

  齊穹看著莫之文,突然對他笑了笑,道:“你帶唄。”

  話音未落,齊穹就把懷里的人往地上一扔。

  莫之文沒想到齊穹這麼極端,他還沒反應過來,身邊的陸業征先有了動作,他快速用手一撈,把程展心上半身圈了起來,程展心才沒掉地上去。

  程展心被一震,也醒了,睜眼就看見陸業征的臉,他扶著陸業征的手臂,勉強站穩了。

  “呦,醒了?”齊穹道,“還不醒別人以為你被我怎麼了呢。”

  陸業征扶著程展心,用手搭了搭他的額頭,程展心雖然燒著,神智還是清楚的,他抓著陸業征的手,對他說:“我是發燒了。”

  齊穹還抱著手臂看著程展心,程展心看了看周圍,大概知道了此時的情況,就對語文老師道:“李老師,我自己發燒暈倒了,現在就去醫務室。”

  語文老師還要去午自習坐班,見國高部幾個人和程展心似乎很熟,便對程展心說下午別去教室了,她會幫忙請假,然后就急匆匆回去了。

  齊穹卻不動,站在一旁陰沉地看著他們。

  陸業征攙著程展心往醫務室走,問他:“測體溫了嗎?”

  “展心,你感冒多久了?”莫之文插嘴。

  “早上去校醫院了,那時候三十八度多,”程展心想了想,道,“就是早上燒起來的。”

  “現在不止了,”陸業征說著,拿著程展心兩只手看了看,手背都沒針眼,嚴肅地問他,“早上為什麼不掛水?”

  程展心好像做錯了事情的小孩子,左顧右盼不說話。

  陸業征走著就停了,看著程展心的頭頂,拉著他轉了個方向:“下午請假去我家里掛水。”

  “對對,還是去阿業家里好。”莫之文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陸業征和程展心突然之間看上去很熟,但還是很贊成陸業征的說法。

  程展心也沒反抗,跟著陸業征往校門口走。

  齊穹在后面叫住了他:“心心。”

  程展心轉過身去看他。

  齊穹孤單單站著,手里好像還留著程展心熱燙的體溫一樣,他看著程展心對陸業征的態度,心突然像被什麼捏緊了一般,沒來由地緊張。

  程展心從來是不動聲色的,他早熟而漠然,像一個堅硬緊閉的蚌,怎麼打他罵他,都休想要他有表情。

  程展心自己都不一定知道,但齊穹一眼就看出來了,程展心對這個國高部的,跟對別人不一樣。

  見齊穹不說話,程展心問他:“還有事嗎?”

  齊穹張了張嘴,說:“我爸那天說,想資助你上大學。”

  程展心和他對視著,“哦”了一聲。

  “你要嗎?”齊穹說。

  程展心說:“我不要。”

  二月天氣還是冷,但程展心的話更冷,他對齊穹說:“我不想再幫你作弊了。”

 

 

第5章

  走到校門口,莫之文也想去陸業征家里,陸業征沒讓他去。

  莫之文隔著校門跟程展心遙遙相望,見著程展心坐進陸業征車里,就發消息問他:“阿業怎麼突然跟你那麼好?”

  程展心看了看,抿了抿嘴,回他:“可能是因為我免費給他寫了十二份物理卷。”
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